黑作坊工业化学物漂白豆芽

2019-12-10

  一车漂白豆芽被运往农贸市场销售。∪

  记者在作坊中找到“连二亚硫酸钠”。

  工业化学物漂白豆芽菜

  房山一作坊用&ldqu┌o;连二亚硫酸钠”泡洗豆芽,日售两三千斤;专▬家称长期食用危害健康

×

  豆芽,老百姓经常食用的一种食品。

  本▉报记者多日暗访调查发现,北京房山区良乡大南关村一处废弃的院落内,有商贩使用一种名为“连二亚硫酸钠”(俗称&╤ldquo;保险粉”)的化学物漂洗豆芽,出来的豆芽色泽亮白❤☜,卖相大增。

  该加工点每日两三千斤的“亮白”豆芽,在华龙农贸市场批发出售,流入餐馆、食堂、百姓餐桌。

  南京工业大学化学专家℡顾大伟表示,&ldquo۩;连二亚硫酸钠”是一种强氧化剂,主要在纺织业、造纸业用作漂白剂,其与水接触后会释放大量的热和二氧化氢、硫化氢等有毒气体。

  - 暗访

  “保险粉”美容豆芽 “卖相好”却增毒性

  ·。国庆前夕,有市民向本报报料,房山区╠╡良乡大南关村一处废弃的院落内,有商贩使々用化学物质加工漂白豆芽。

۩  夫妻俩深夜卖力洗豆芽

  这个废弃的场院内,几排破旧的房屋,散落着几家住户。

  记者蹲守数日观察,从东面数第一排最北侧的两间房屋就是加工豆芽的作坊,里屋存放着数个袋子,看着像是装满豆子。

  外屋约100多平方๑米,是培育豆芽的场地。大量ↇ桶、筐等容器装着正在发育的∞豆芽,槽子┊┋共有六七排,每排四五个,上面盖着军绿色的被子。外屋的东北角,有一个大型水池″和锅炉设备,保证提供充足热量和※水分。

  房屋外是一个长约2︰米,宽约1.5米,深1米多的水槽。

  作坊的主人是一对40多岁的夫妇,每天不到凌晨2点就开始工作。

  凌晨近2点,这对夫妇先把桶里、筐里的大量豆芽取出,倒入水槽中。

  随后,男子会将家门口的大型农用三轮车开到水槽旁,站在三轮车上,用铁叉搅拌水槽里的豆芽。

  搅拌均匀后,☉男子会把水槽内豆芽铲起,抛入农用三轮车内。

  约两个小时内,夫妇俩将所有发育好的豆芽,全部倒入水槽“冲洗”一遍,然后再装入∽三轮车中。

  记者看到,快装完时,女子会把一种白色粉末倒入水槽内侧一个水桶内搅拌,制成一种溶液。随后,男子用这种溶液,将装在三轮车上的豆芽仔细喷洒一遍。

  喷洒时,隐藏在三四米外的记者能闻到所散发出的刺鼻气味,而远望喷洒过后的车上豆芽,色泽白亮,个体饱满。

  凌晨4点10分左右,该男子驾驶这辆挂着河北牌照的农用三轮车驶出大院,留下三行车辙的同时,还洒下了一行行散发刺鼻气息的水滴。

  多名从事豆芽加工销售的人士分析,这种▐水洗豆芽和喷洒溶液的行为很可疑,“不╱╲可能是简单的清洗,两个多小时,没人干费力不讨好的事”。

  搅拌神秘溶液喷洒豆◆芽

  为弄清这种可疑溶液,记者决定再探该作坊。

  9月25日凌晨,作坊夫妇俩开车运送豆芽离开后,记者进入该作坊内┏,发ч现有至少3个蓝色大桶,均用一块布遮盖着。

  掀开遮布,桶身上印有“sodium hydrosulfite”的字样。

Ω   记者查询得知,这是“连二亚硫酸钠∵”(也称“保险粉”)的英文标示,是一种工业漂白剂,多用于清洗塑料、丝织物等。

  记者发现,其中一个蓝桶的盖子已被§打开,里面用塑料袋包裹的“连二亚硫酸钠╫”为白色粉末状,伴有呛鼻的异味,用手抓取后会有烧灼感。该桶内“连二亚硫酸钠”并不足量,显然已有人取用过。

≮≯

  9月≡30日凌晨,记者进入与该作坊相邻的一间废弃棚屋蹲守▀๑,该棚屋与作坊外屋只隔〾着一块表面有多个裂口的棚布,透过裂口基本可⊿观察到作坊┚内的操作。

  当日凌晨3点20分左右,作坊的※女主人提着便携式ㄨ台灯,从作坊外屋快步走出。

  借着灯光,记者看到,她从小屋内那个已打开的蓝桶里取出一些“连二亚硫∩酸钠&r¤dquo;,分两次倒入一个装有水的└⿴桶内,反复搅拌均匀。这个1米多高的水桶的一端则连接φ着一根水管。

  随后,作坊男主人将这个水桶里的水,洒向已装上农用三轮车的豆芽,反复持续约10Θ分钟。

  刺鼻的气息扑面而来,经过喷洒后的豆芽色泽亮白,在夜间颇为醒目。

  知情人透露,这个作坊用来浸泡豆芽的水槽,里面〓的水同样含有“连二亚硫酸钠”。

  记者曾用塑料瓶取了部分样本,〥搁置多日后,仍散发着刺鼻气味。